江南游戏官网

电话:

电子邮箱: 1944996777@qq.com

《商业周刊》:关于温室气体排放:究竟谁在撒谎

产品详情

  随着世界各国开始认真对付气候平均状态随时间的变化,悬疑之处出现了:那些国家和公司削减的温室气体减排量,真的有如其声称的那么多么?而无论是对这个星球,还是对商业界而言,真相都是至关重要的。排放限制越严格,公司们为排污支付的费用就越巨额——而相反的,在限额和交易的大伞下,通过减少气体排放、减排货币化,某些企业挣的钱却越多。想想在这局中博弈的数以亿计的美元,“我们真能信任那些报告吗?”科罗拉多州的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ationalOceanic&AtmosphericAdministration,以下简称NOAA)地球系统研究实验室的资深科学家皮埃特·P·坦斯(PieterP.Tans)问道。

  坦斯和其他很多科学家的忧虑是:我们被骗了。一般来说,我们用自下而上的方式来统计一个企业或一个国家的排放量方法——就像通过看你吃些什么来估算出你的体重。以运进发电站的煤有多少吨、送进炼油厂的原油有多少桶等数据为基础,然后预计这些煤燃烧时或这些原油炼成汽油时将生成多少二氧化碳。

  计算结果也许看上去会很准确,当年安然(Enron)及为其服务的来自安达信事务所(ArthurAndersen)的会计师们给出的数字也是如此,雷·维斯(RayWeiss)说。他是斯里克普斯海洋研究所(ScrippsInstitutionofOceanography)的杰出地球化学家。原始数据可能有误,或者假设有缺陷。依赖于一个自报排放量与纸面审计的机制,就像“要求各个层面——小到地方,大到国家——误报乃至伪造数据,”欧盟的甲烷检验测试的项目负责人、伦敦大学的地质学家尤安·尼斯波特(EuanNisbet)表示。

  看一下六氟化硫(SF6),一种用于使变压器以及其他电子设备绝缘的人造气体。这种强大的温室气体,造成的影响比二氧化碳要高出23900倍。这就从另一方面代表着,在限额和交易体制下,你排放一吨六氟化硫所必须支付的价格也要比排放一吨二氧化碳的高出23900倍——目前在欧洲市场,后者的行情是每吨18美元。联合国气候平均状态随时间的变化框架公约规定,工业化国家应报告各自的排放量。而各国对六氟化硫排放的计算,用的数据是生产商向客户出售的数量,以及从生产装置或设备里泄露进大气的估算量。如果你相信那些报告,六氟化硫的排放量正在逐年减少。

  这些报告全是错的。科学家们实地测量了空气中的化学成份,发现大气中的实际六氟化硫含量比各国报告的数字要大三倍以上——而且是慢慢的变多,不是减少。这个发现令人震惊,NOAA的坦斯表示:“这从未被任何人监测到。”

  无人确切地知道数据有出入的原因。有的将其归咎于中国,一个一直未被要求报告排放量的国家,也是一个不愿意接受国际督查的国家。但是仅用发展中国家排放未列入统计这一借口来解释,这个缺口还是显得太过巨大。另一个很可能的原因是,美国少报了数字。在电力公司或其他公司通过吸收老旧设备中的六氟化硫进行回收利用的过程中,排放出去的可能要比工人们认为或上报的更多。“国内外都有一个大问题,”六氟化硫维护及回收设备的顶尖生产商DILO公司的总裁卢卡斯·罗斯里斯伯格(LukasRothlisberger)表示:“以鄙人之见,计算使用的一些数据是不准确的。”

  这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位于加州桑尼韦尔的一家测量仪器公司Picarro,其总裁迈克尔·沃克(MichaelR.Woelk)忧心忡忡:“如果我们在六氟化硫这种事情上都能做手脚,那要是二氧化碳排放费涨到50或100美元一吨了,将发生啥?”六氟化硫的离谱数字不是个案。斯里克普斯的维斯还发现大气中三氟化氮(NF3)的含量是他原先估计的三倍多。应用于平板电视生产的三氟化氮,是一种破坏极强的温室气体。

  对甲烷的测量揭示出,一些报告中的排放量数字比实际含量要低,这就从另一方面代表着通过在垃圾掩埋场捕捉甲烷进行减排的效果夸大其辞。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估算记录则更好一些,但是坦斯仍担心:“如果将来(二氧化碳)排放成本巨大的话,我不敢保证局面还能是现在这样。”

  研究者们提出,也许这是一个解决方案:即进一步在全世界和局部地区加强对大气温室气体含量的实测。过去数年里,诸如Picarro、LosGatosResearch和LI-COR这一些企业都开发了能持续监测示踪气体浓度的仪器设施。这能为科研工作者省下采样并带回实验室做分析的琐碎工作。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生物学家乔·冯费舍尔(JoevonFischer)表示:“从科学的角度看,这些新仪器是革命性的。”

  与任何测量仪器公司里没有利益瓜葛的冯费舍尔,使用这类仪器寻找从在阿拉斯加冻土地带漂来了甲烷的热区。这些工作有助于确定是不是北极变暖将加速这种排放。还有一些研究者正在监测来自牛和白蚁堆的甲烷气体、对城市交通高峰时段的二氧化碳气团做定位、监视被埋入地下的二氧化碳会是否外溢等待。位于加州的LosGatosResearch(LGR)公司总裁道格·贝尔(DougBaer)表示:“证实的唯一方式是测量。”

  然而,目前科学家们的努力只是实际需要的冰山一角。根据NOAA的坦斯的估算,一个能如实、实时汇报温室气体排放情况的设备系统将比当前监测网络还要大10倍,并将耗资一亿美元乃至更多。目前,这还很难让人接受。尼斯贝特(Nisbet)叹道:“监测是科学的灰姑娘,爱的人少、给的钱也少。”

  随着碳排放的代价变得日益高昂,使得要求报告更加准确的压力增大,这一现状将有几率发生改变。另一项有希望的进展是去年12月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发展中国同意,就减排接受一些国际督查。这种监督对防止温室气体排放成为迷局,是最重要的。美国劳伦斯利福摩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LivermoreNationalLaboratory)的项目主管道格·罗特曼(DougRotman)表示:“欲建立全面详细的监测网络,尽管前路艰辛,却仍势在必行。”(商业周刊)

相关产品